百楼歇

惟以吾笔,书吾所爱。

【】
摸鱼。
我有努力,我真的有努力了。)¬º¶°)¬
我在学画画,刚刚学。
也是留个份,我相信我会有进步的,以后再来看对比。(╹◡╹人)
我?我可是将来的“下凡画画”的神仙。↜(ψ•̀ ˇ•́ )
不敢打苏摩tag。
有缘者见。

今天玩第五人格,我是个新手,真的新。我玩的杰克,然后碰见了更新的,毫无波澜的杀了三个之后,嗯,剩下的是一个医生小姐姐,被绑上气球之后,医生甚至一开始不挣扎,也许是看着自己最后一个不挣扎了,也许是不会,毕竟我当时也不会挣扎,杀三放一,我们都懂的,当时只剩下两台机子,地窖刷新了,我就去牵着医生去了地窖,然后直接把小姐姐扔在地窖,诶?怎么没有逃脱?我说了我是新手,而且我一般主玩逃生者,于是我想是不是因为我在?然后我出了地窖,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结束,然后我又把医生小姐姐牵出来了,在地窖门口把她扔进去,仍旧只有小姐姐在地上爬·····哦,杰克绝望了。
然后估计被我折腾怕了,还是会了,小姐姐挣扎了跑了,当时我心里是很不好意思的,就追着小姐姐,就掉在后面,不打,绕着地图跑了一大圈,小姐姐你别怕,我就再尝试一下,说不定下次地窖就有用了,我不打你,我真的不打你。
后来地图都快被我们跑完了,我忍不住下手了,绑起来不放上狂欢之椅,就在椅子前面放下来,好不容易决定还是直接结束吧,别折腾人家了,气球牵起来,医生小姐姐又跑了,唉,这次我直接上椅了。
医生,对不起。
所以说,杰克很绝望,还有地窖是怎么用的?
——————
刚刚又玩了一局,游乐场的地图,用的也是监管者杰克,刚打倒第一个,送上椅子,园丁跑来了,我以为是要救,没想到园丁坚持不懈地奔向我,受伤了也往我这边跑,园丁的目标好像是杰克,哈哈哈哈哈哈,我虽然听过,但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的,当即就决定把这个留到最后的那一个送到地窖去,快速的收拾完另两个逃生者后,我牵着园丁进房间了,找不到地窖!哎哟妈呀,杰克还吸取了上次的教训准备在地窖前让园丁挣脱下来呢,然后,她坚持不懈地躲柜子是什么鬼?我起码把她从柜子里拉出来四次,站在旁边看他破译密码,如果不是每次把她挂上气球她就不停挣扎的话,我还以为挂机了,最后还是她倒地时间到了被送回去的,噢,慈祥的杰克。

【岚殇逆神语】下 『溯归溯命』五

  ————————
      排雷,真岚回归过去,与云焕同历生死。
      镜结局皇天后土启发邪教极圈cp,两人向。
      不喜勿入。
     
       ————————
     
         沧流历七十四年。

  继沧流历四十年,霍图部叛乱后,砂之国再次发生了小规模的牧民暴动,曼尔哥部落有些牧民冲入了空寂城,掳走了十八位沧流帝国的冰族居民,转入沙漠和镇野平团对抗,并试国以人质要扶帝都改变一些政令。然而帝都伽蓝发出命令,镇野军团放弃了那些人质,对曼尔哥部落反叛的牧民进行了全力迫杀,深入大漠两千里。三个月后,叛军最后一个据点被消灭。[镜·破军]

  这场小规模的叛乱早已湮没在沧流帝国的历史里。

  然而幕湮想,她怕是这一生都忘不了那天所看到的场景。

  那是沙漠中一个普通的角落,有鸟灵在肆意扑杀牧民,她原本只是路过,悲悯心生救下了那些牧民,牧民们向她道谢散去后她本也打算离开,却听到了极为微弱、断断续续的呼救声。

  那是一个不成人形、满身血污的孩子,双手有被铁镣反铐在背后的痕迹,流着发臭的脓液,露出雪白的牙齿——那是被追杀的叛军所遗弃的、被镇野军团所放弃的冰族人质之一,从那个被遗忘了一个多月的地窖的腐烂的尸体爬出的、仿若恶鬼般的一个孩子。

  她慌乱的从怀里找出了一个桃子,准备递过去,但那个被关了一个多月的、恶鬼般的孩子竟然似乎还存在着理智,他定定地看着她,因强光忽然的直视,在黑暗中待了太久的眼睛眨眼的时候便流了一串血泪,可那个孩子挣扎着向地窖里扭过头去。

  而后那个孩子的动作一顿,身体无力的软了下去。

  慕湮上前几步,抱起那个八、九岁的孩子,震惊于怀中宛如蓝狐般的重量。

  她本以为只有怀中的孩子这一个幸存者,然而怀中的孩子尽管陷入昏迷,嘴中也一直在不断呓语,那音节残破,带着许久不曾开口的艰涩与缺水特有的嘶哑。这孩子口中似乎在不断呓语着一个········人名?

  “风...救……岚……”

  想起这孩子最后的动作,她忍着强烈的不适,迟疑地迈自进了那地窖的入口,然后她看见了一个年龄更大点的冰族孩子,面色惨白,双眸紧闭,满身伤痕,垂在身侧的右手手腕血肉模糊。

  一眼看去,她几乎以为那个孩子已经死了。

  如果不是那微动的睫羽。

  似是被强光照射的不适,又似乎是听见有人靠近的脚步,那个孩子的眉微微皱了起来,极为不适的睁开了双眼。

  那样干净、透彻的一双眼,仿佛没有经历过任何的苦难,与在她怀中的孩子那样的黑暗中闪烁的冷光和不顾一切抗争抢夺的眼神截然相反,宛若两个极端。

  多么奇异啊!一样的环境,一样的苦难,却孕育了两双截然不同的眼睛。

  更让她惊异的是那个孩子似乎还保存着极为清醒的理智与思维,那双让她惊讶的眸子只是本为短暂而迅速的睁开了一瞬,便眯成了一条极为细微的的缝——这个孩子在尽力保护自己的双眼。

  “我竟然....还没死啊。”

  慕涅听到那个孩子用叹息着的,极为平静的语气说着这句话,吐字缓慢而费力,却是极为清晰。

  那孩子也不知到底能不能看清,只遥遥把目光落在自己身前的方向。

  “你是来救我们的吗?”那孩子迟疑着开口,然而还不等她回答便确定了般继续道,“救他吧。”孩子笑了起来,“至于我,也试试吧。“”

  也许是为了那样平静的语气,也许是为了那样小的一个孩子,慕湮红了眼眶,沙哑着声音道:“我会救你的······你不会死的,不会的。”

  似乎因为对方语气中的哭腔而震动,孩子迟疑了一下,才道:“谢谢。”

  他不知道那样普通的一句“谢谢”,让空桑的女剑圣捂住了嘴,几乎痛哭出声。

  他迟疑着笑了起来,笑容干净,“你肯定是一个悲悯善良的女子。”

  “谢谢。”他又一次道谢,似乎想起了什么,他迟疑的开了口,“不过,如果我死了的话,也请你帮我把尸体埋掉······冰族人是不信灵魂与轮回的,死了就什么也没了······应该是吧。”

  “好·········好。“空柔的女剑圣咬着牙忍住快出口的哭声答应道。

  “那就好。”孩子又一次笑起来,“那我先睡了,接下来的事······以及那个孩子,麻烦你了。”
  
  

  烈日当空,一袭黑衣在沙漠之中急速奔走着。

  黑衣之下,慕湮素净的脸上已有微汗,她抱着两个半大的孩子已在沙漠奔走了近一个上午,饶是剑圣也不禁有点勉强,何况她的身体本就不好。

  掩在黑衣下的两个孩子都在昏迷之中。将两人从地窖中救出来后,空桑女剑圣赶上了她所救的牧民,向众人寻求帮助。

  一番救治后八、九岁的孩子基本上已经脱离生命危险,这个孩子被关了一个多月,所幸并未受到太多的毒打,身上的皮肉伤都并不严重,只是极度失水。而与之相反的是另一个孩子的情况,左肩上的刀伤已经化脓,伤口的瘸肉已经生蛆,头上也有被撞重去后的伤,身上还有数十条鞭伤,这个孩子也是极其失水的,难而更危急的是失血过多——那惨状让仇恨冰族人的牧民都起了恻隐之心。

  让慕湮唯一轻松点是八、九岁的孩子中途醒过来一次,然而一番折腾后,她才发现那个孩子变得畏光、怕人,甚至举止里带上了兽类独有的习性。她试图与他交谈,才又发现这孩子已然失语一一他拒绝一切人靠近,只守在另一个孩子身边,嘴中是近似于兽的低吼,只除了简单的词语再不会说其他的话。

  慕湮只能强行打昏了他。

  牧民的医疗技术其实十分落后,若要救男孩,只能到空寂城去——只要能把这两个孩子送到冰族人面前。

  慕湮迟疑着,且不说空寂城极远,与她的目的地完全相反,空寂城更是有镇野军团镇守,于她这个空桑剑圣十分危险。

  她的目光扫过昏迷的十几岁男孩简单包扎过的伤口,落在了那被层层纱布厚重裹起来的右手手腕上,那目光猛然一凝。

  她在迟疑什么?

  这是两个孩子!被无辜牵连入国恨家仇、受尽折磨的孩子!这是两个鲜活的生命!

  “至于我,也试试吧。”

  那个孩子说这句话时到底是以什么样的心态?

  “如果我死了的话,也请您帮我把尸体埋掉。”

  那么年幼的孩子。却是拥有连她也弗如的对死亡的漠视,是的,漠视,而不是麻木。

  难道真的要她像向那个孩子所答应的那样,等着他死去,然后将他的尸体掩埋?

  空桑的女剑圣抱起两个瘦得几乎失去了重量的孩子,顿了顿,向牧民寻了一条黑色的及地斗篷,绝尘而去,正是安寂城的方向。
  
  

  大漠的落日是雄浑而壮美的,然而阳光的下沉也带走了白日的高温,随之而来的将是夜晚的低温。

  女剑圣终于在日落时赶到了空寂城外,经过一整天的在沙漠疾走,加上她的身体本身不好,女剑圣停下步伐时气息竟是有了虽不重,却也不轻的紊乱。

  望着近在咫尺的空寂城,慕湮忍住在沙漠中疾行了近一天的疲惫,脚下步伐越发快了——在又拖了一天后,十几岁孩子的心脉已经开始衰竭下去,纵使这一路中女子一直在用术法温护着孩子的心脉,但这种衰竭在延迟了一天后已不是术法人力可以抵挡的。

  没有办法,为了不惹麻烦和已经开始衰竭下去的孩子可以迅速得到救治,女剑圣只能把两个孩子放到镇野军团巡视的路边,偷偷在一边看着他们被发现才松下了紧张了一天的神经,身体本就不好的她这才感觉到自己早已在一天的奔行中透支了力气。

  两个孩子被迅速带下去救冶,然而隐于暗处的女剑圣却分明看到那个自地窖中便一直昏迷的孩子在被抱离远去时睁开了双眼,望着她的方向嘴唇翕动,没有声音,却分明是“谢谢”二字。

  慕湮几乎怀疑起了自己的眼睛,而那个男孩在对她说完“谢谢”二字后便极其疲惫般的闭上了眼。

  军人抱着孩童的身影迅速消失在暗夜里。

  而以后的好几年,她也没有再碰见那两个孩子。
  
     
——
时隔一年的更新。

  天穴山。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一湾清流在清冷的月光的照射下汇成了一片惨白的湖泊。湖泊最黑暗的一角却隐隐泛着红光,一股鲜红的血液从正从一个泉眼中不停息地涌出来,与周边的湖水不停交汇,但血水一旦涌到了距离泉眼10米左右的地方便不再散开,与周围的湖水仿佛有了一道看不见的屏障,左边是血,右边是水,泾渭分明。这条界线的岸上有着一块石碑,上面用鲜血书写两个鲜红大字:血泉。
  
  血泉的后面有一大片树林,踏入其中,清一色的石棺,在月夜中泛着白光,四周的温度也仿佛掉到了零度以下,一派寂静,连虫鸣也没有。忽然,一个石棺中发出“咚咚”的响声,仿佛有人在从里面敲击棺盖,清冷而突兀的敲击声在夜晚的空气中回响,更显恐怖冰冷。紧接着所有的石棺里都传来了那种敲击声,愈来愈厉,愈来愈重,仿佛有什么东西想从里面出来似的。忽然,那个最先发出响声的石棺打开了。
  
  一个老人。
  
  一个皮肤苍白、神色冰冷僵硬的老人。
  
  发白的头发在空气中飘动,老人打开双眼,双眼暗红,似会滴出血来,老人全身一动不动,却直直地坐了起来,双眼无神的打量周围。
  
  老人微张开嘴,露出尖利的牙齿,尖啸一声。周围石棺纷纷打开,坐起了一个又一个皮肤白皙、冰冷,双眼暗红,嘴有尖牙的“人”,他们纷纷跳出石棺,向一个地方聚拢而去。
  
  如果你从半空中看,你会发现所有的石棺刚好组成一个图形,而且所有的石棺都朝向同一个方向、同一个点,那也是所有的“人”聚拢的点 ——— 一个高耸的石台,石台上有一个通体幽蓝色的玲珑石棺。
  
  石棺已经打开,但里面并没有“人”,只是空荡荡的,仿佛里面的人才刚离开。那个老人以及周围聚拢过来的“人”站在石棺旁呆立了许久。忽然老人跪了下来,周围的人也随着他的动作纷纷跪下,老人抬头,暗红色的眼眸中竟流出了一滴浑浊的泪水。
  
  寒风吹起,空气中隐约响起呜咽声。
  
  
  整个氛围诡异而凄冷,突然老人眼中一亮,站起一下把整个石棺盖掀开,在石棺的中部,有一个精致的小瓶。瓶中隐约流动着的是殷红的血液,却在暗夜中散发着奇特的幽蓝色光芒。
  
  ==
  
  “喂!小白,快醒醒,别在这犯困。”可恶大中午的也不让人好好睡觉。我从桌子上爬起来睡眼朦胧的看着眼前聒噪的人 ——— 我室友中排名第五的于枫。
  
  此刻他正一脸不爽地看着我,双手抱胸,一脸的苦恨仇深,真是可惜了这幅好皮囊。
  
  “啊~”我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问他,“于枫有什么事吗?”
  
  大中午的,没事我要睡了,好困。
  
  “我说小白,你天天晚上到干嘛?一到白天就犯困,我总算知道你这身白到让全校女生都羡慕嫉妒爱的皮肤怎么来的呢,估计你再睡上几个月都成透明的了。”于枫一脸的不满,表情夸张,“天啊,为什么不赐我这样的皮肤啊!”
  
  这有什么好的,我苦笑,转身望向旁边窗户上的玻璃———我的位置是在倒数第二排靠窗边———上面隐隐倒映着我的模样,也不怪于枫调侃,我的皮肤真的是白的,嗯,像雪的地步。原谅我找不到其他的词来形容,可事实如此,所以说我这个男的极受女生欢迎,也极受男生轻视。我们宿舍的人除外,可我因此也得了个“小白”的称呼。
  
  你长的已经够“受”气了,皮肤再白点,真要成娘娘腔了。这句话在我喉咙里滚了一圈,终究是懒得说出来。
  
  “快说,你用了什么美白圣品,如果不说,别怪我,哼哼•••”于枫把我抵在后座上,恶狠狠地说道,似乎努力在句尾处加上意味深长的威胁,但是完全没有作用。
  
  我叹了口气,刚想开口门外便响起了一阵骚动声,紧接着,一群女生如同众星拱月般跟着一个男生进来了。
  
  男生长着一张颠倒众生的脸,一双眼是深渊般的黑色,却如星辰闪烁着光芒,斜刘海,右耳的耳钉是星星的模样,双手酷酷的插在裤兜里。这便是天林学院的校草,我们宿舍的老大———宇文翼。
  
  宇文翼看着我和于枫的样子一愣,随即紧皱眉头走了过来,敲了敲于枫的头:“臭小子,又在欺负阿夜。”
  
  于枫被敲了一下,迅速放开手,捂着头,委屈的开口:“老大,我没欺负小白,真的没有。”
  
  我看着于枫泪盈盈的双眼,摇头一笑,这个活宝。
  
  周围有几个女生凑了过来,我用目光扫了他们一眼,几个女生明显害怕,立马退了回去。
  
  正在“逗”嘴的于枫和宇文翼看见了这一幕,于枫捂着心口表情“痛苦”的说:“小白,你总是这样拒美女于千里之外,会伤他们的心的,而伤他们的心,也就是伤我的心呀,555~”
  
  宇文翼也说:“楚夜,对人热情点嘛。”
  
  我摇头:不知为何,我天生不喜欢人多聚在一起时的热气。
  
  宇文翼看出我的尴尬,一只手搭在我的肩上:“不过我家阿夜就算是拒美人于千里之外,主动凑上来的还不是一大堆。”
  
  我微微皱了眉毛,忍住轻微的不适感,于枫痛心的垂直桌子:“天啊,为什么我就没那个特权?!老天真不公平,还有老大,小白是你家的?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
  
  变脸的速度让人堪绝。
  
  “啊~”我打着哈欠不满开口,“好好的午休时间都让你们毁掉了。”
  
  “小白,你都没见你睡觉时外面那些如狼似虎的眼神,我都快被口水淹死了,还有你每天几乎有二分之一的时间用来睡觉,你怎么回事?”
  
  “天生的,我也没办法。”我揉着眼说。
  
  
  
  于枫走到我前边坐下,宇文翼也在我前边坐下来———他俩是同桌,于枫坐在宇文翼左边。
  
  原来不知何时已经上课了,于枫趴在桌上懒懒的说:“完了,我也被你传染了。”忽然他激动地抬起头来,“小白,你知道吗,咱们班有两个转学生要来!听说是一男一女,白天我见到了那个女的,皮肤挺白的!长得比肖星还正点,就是有点阴沉,不过真是个美女。”
  
  我不禁白了于枫一眼,肖星是这个班的班花,于枫前几天才把她给弄成自己女朋友,才一天又变心了?唉,不过听于枫的话,我对这个女转学生还真有点好奇。
  
  不过,也仅仅是好奇罢了。
  
  “看,真的来了。”于枫压低了自己的声音,我抬头,果然看见老班领了一个面色惨白的女生走了进来。女生有着一张美丽清纯的脸,齐腰的长发散在身后,衬得身材更加玲珑,齐膝的短裙。
  
  她身上有种我熟悉却不喜欢的气息。
  
  “各位这位是白离同学,是从其他学校过来的,大家以后和平相处。”
  
  说完这些话,老班便也不再说什么,其实也是,毕竟高三了,又不是小学生、初中生,哪里需要介绍那么多,他径直跟那女生说:“那白离同学,你自己选一个座位吧。”
  
  说完还指了指我的方向,我一愣,随即想起班里只有我右边与进教室的门口的两个空位,白离点了点头,随即抱着书向后面走来,显然相较于靠近门口的位置,她已经选了后面这个位置。
  
  于枫在旁边惊呼:“哎呀!走了桃花运,来吧美女!”
  
  于枫你还记得你是已经有女朋友的人了吗?
  
  “同学,你是想坐我旁边吗?”虽然不忍心打击他,但我还是站起来,语气懒懒却自有一番坚决,“我拒绝。”
  
  这一下,全班的目光都被我吸引过来,于枫在前边转过来看我,低声道:“小白!疯了?快坐下。”
  
  白离停下的脚步站在教室中间。她站在阶梯中间,纤细的身形,洁白的裙子,真是有种我见犹怜的感觉。这么一看,仿佛就是我在欺负她了。
  
  哦,的确是我在欺负她。
  
  “这个,楚夜同学,能给我个理由吗?”老班明显看出我的拒绝姿态十分强硬,开口缓和局面,也是真的疑惑的问道。
  
  “没有理由。”我冷冷地说。事实也的确如此,从看到这个女生的第一面起,我就没有理由的反感。
  
   “嗯。那白离同学,你坐在教室门口那个空位上吧。”老班不再询问,毕竟在他们心里,成绩好的学生提出意见叫做有思想个性,成绩不好的学生则叫胡搅蛮缠。该庆幸我成绩不错?至少所有的老师在某个无伤大雅的范围里都对我特别宽宏大量。
  
  出乎意料的是,白离一动不动,仿佛没有听到老班的话,只面无表情地盯着我。那种赤裸裸的直白目光让我讨厌,于是向着她冷冷一笑,回以同样的目光直接对上她的眼睛,但不知为何一与我的眼睛对上,白离几乎是立刻收回了视线,低下头看着地面。
  
  我感到奇怪,因为在她低下头的一瞬,我从她的眼睛里竟看到了•••恐惧?
  
  “于枫,我要出去透透气,跟我一起去吗?”我讨厌这种氛围,于是对于枫说,于枫一怔,迅速回答:“好,当然可以。”
  
  在出教室门的一瞬,外面有人撞了上来,同样黑色的眼睛,却让我感到亲切,清隽俊逸的五官,白皙的皮肤,稍长的发型有些阴柔,干净整洁的衣服,以及修长的身形。
  
  “嘁,终于有人和你一样白了呢,小白。”于枫在一边打趣。
  
  “你们怎么回事?”本来看着我带着于枫当众逃课因此黑了脸却也没说什么的老班此刻走了过来。
  
   “老师,对不起,我迟到了,我是新来的转学生王寻阳。”
  
  男生的声音清凌干净,彬彬有礼的开口,我眼角的余光却看到已经在教室前排位置上坐下的白离惊恐的低下头,两侧的头发垂下遮住了她的一大半脸,并且还在试图把自己藏在书堆中。
  
  什么能让她如此害怕?
  
  我不动声色的打量王寻阳,他身上有和白离一样地让我感到熟悉又不喜欢的气息,但他身上却又比白离多了一种气息,这种气息让我感到亲近自然,几乎完全隐藏了先前那种气息带给我的反感。
  
  “啊,王寻阳同学,没关系,去坐下吧。你坐•••”说到这里,他突然停下了话,略显为难。
  
  “坐哪里都没关系。”王寻阳笑着说。
  
  “坐我身边吧,没有关系。”我说,于是我又成功的再一次吸引了全班的注意,连我身边的于枫也惊“咦”一声。
  
  “嗯,好,你就坐在那里吧。”老班伸手一指,向王寻阳道。
  
  “好的。”王寻阳转身对我说,“这位同学,谢谢你了。刚刚不小心撞到了你,你没事吧?”
  
  我向他点点头,示意我没事,也不用谢,随后便与于枫一起走出了教室。
  
  
  
  
  
  

  1,《九国夜雪》

  
  
  谁还记得青溪和舜华?除了柳非银,我最喜欢的就是这一对了。
  
  大概就是,舜华从鬼界出来,虽然表面似乎没有什么,却没有回天界青溪那,而是自己随便去了人间某个地方,买醉,巧了,风临城。
  
  醉倒在风临城外的溪边。
  
   是死人吗?不对,这气息不对,是妖怪吗?
  
  冬蝉小心翼翼的拨开枯黄的芦苇, 靠的近了, 才发现这个人旁边溪水中被扔了好几个酒坛,溪水流动以及溪边的风带去了大部分的酒味,空气中只隐隐约约留下了一抹醇香,看来这个人已经躺在这很长时间了。
  
  这样,不管是人类还是妖怪,都会很难受吧?哪怕是一个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冬蝉心里也忍不住的翻涌着担忧,大概老天也不忍心让这么单纯可爱的妖怪担忧太久,下一刻,躺在溪水里的人动了。
  
  “哇啊!!”冬蝉尖叫一声,却连跑都忘了。
  
  冰雪初融,初春的河流里还有未化的冰,他的额头上有着被偶尔的急流冲刷卷席的冰凌划开的伤口,莹白如玉的皮肤中渗透出殷红的血液,随着他侧头的动作缓缓流下。
  
  他起身,湿透了的衣服贴在他的身体上,身体轮廓若隐若现,他坐起来了,敛下的眼睛睫毛又密又长,仿佛一把小小的羽扇,睫毛上还有凝结了的小小细细的冰晶,他眨眨眼,折射出的光芒便动了,色彩更加丰富的同时,也如同水晶一般从睫毛上脱落、落了下来。
  
  似乎是不怎么舒服,他又用手揉了揉眼睛,放下时又似不小心抹了一下脸上的血,那一抹血便有了一个仿佛本该如此的美丽弧度,仿佛在眼角抹开了一抹艳丽的眼妆。
  
  小冬蝉刷的一声就红了脸。
  
  这人真漂亮啊,他想。
  
  跟清明哥哥一样漂亮。
  
  当然,比城灵大人还差一点。冬蝉在心里补了一句。
  
   ++
  
  然后就被我们的小冬蝉捡回去了。
  青溪这时候也找来了。
  
  ++
  
   名为柳非银的城灵叫嚷着让他赔偿以及那个如同艳鬼般的灵芝妖安抚的声音很快被抛在他身后,穿过走廊,暖亭中那一抹紫色的背影重新印入眼中的时候,慌了那么久的胸口,瞬间平静下来,放慢了脚步。
  
  “舜华?”青溪缓缓走过去,然后在旁边找了个位置,坐下,语气也是柔和的,仿佛之前一脚踢开锦棺坊大门的不是他,几天来几乎翻遍了天上地下的人也不是他。
  
  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摸了摸他的脸,皱了眉:“好凉,还是不要吹风了,跟我进去吧。”
  
  他来的实在有些早,舜华这酒还是没有醒。
  
  喝醉了的舜华也没什么出格的举动,他只是倚在一边木栏上,仰了头看着青溪,安安静静地笑,他叫“青溪”,也许是喝了酒的缘故,那声音听在青溪耳中,软得不行。

 
  
 
私心白银。
  
  
  
  

++++++++++
背景:空桑。
   
作为剑圣尊渊的弟子,小时候的西京不大叔不喝酒还是小小的正太一枚,深受诸多帝都少女爱慕!而小小的白璎自然也逃不掉!
 
然而这种爱慕在刚萌芽时就被西京无情的掐断了!
   
事情是这样的!
  
这一天是西京成功护送真岚回到空桑,白璎还未来得及见到自已传说中的未婚夫时,此时经过一路上的出生入死,西京对真岚大为赞赏!
   
白璎:“真是的!为什么要我嫁给一个自已都没见过的人!父王最讨厌了!”
  
西京: “太子殿下丰神俊朗,英明神武,有什么不好的?! ”
  
白璎愣住了!
  
西京不近女色,尽人皆知。而白璎作为他的师妹对他的脾气也是十分了解的! 西京从不奉承,他说太子 殿下英明神武, 那在他心中殿下自然是英明神武的 !
   
有句话说情人眼里出西施,白璎觉得思绪有点乱。
她小心翼翼开口问道:“西京师兄,你真的觉得那个太子殿下好?”
   
西京毫不犹豫:“当然!”
  
白璎略带沮丧:“西京师兄,这一路上你都陪在他身边?”
  
西京一本正经:“ 纠正你,护他平安是我唯一的使命!”
  
白璎觉得自己快哭了:“所以西京师兄,你喜欢他? ”
  
西京不假思索:“废话!”
  
白璎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她提着裙子在西京疑惑的目光中夺路而逃!
  
++++++

我要学画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虽然目前完全没有任何基础。
加油。